LongDu-

【翻译】Love, hunt me down——Chapter 18

原作者:Shadowkira

原文地址:Chapter 18

电梯间→Chapter 15 (转乘) Chapter 16 Chapter 17

【推荐阅读英文原作】

Chapter 18 Fight Club

本章分级:T

故事背景设定于第四季,AU。

作者的话:上次那章的反响不错,所以这章节中我又提到了我曾写到过的一个原创角色(Alexis)。—注:Chapter 4(译文)中大锤的吃醋对象XD。Chapter 4(原文地址)

Enjoy!


正文:

 

Shaw瞪大了眼睛,咬牙切齿地拽着男人的衣领把他举离了地面。

 

“再碰我就废掉你的贱手。”

 

就在几秒前,他还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盯着Shaw看,然而现在,他的表情已经迅速转变为了一种恐惧。他拼命地摇着头,伸出手试图挣脱掉Shaw的控制。

 

Shaw明白自己应该和往常一样忽视这男人的行为,但她现在很焦虑。她已经两个月没有跟小队联系或是拿到号码了。

 

而且每当她与Greg共事的时候,这混蛋总是会做些什么事情来惹毛她。

 

今天,那些暗示升级成了身体接触,而这超出了她的容忍限度。

 

有人在她身后清了清嗓子,她僵硬了一下,把男人放回了地面。

 

“哈,蠢货,你还没吸取教训吗?”

 

如果Shaw记得没错的话,这个正在讲话的女人名叫Alexis。她在别的楼层工作,不过Shaw偶尔会在吃饭时间碰到她。

 

她身穿昂贵的西装套裙,把长发紧扎在脑后,这让Shaw觉得她是个势利的女人。她在公司的职位更高一些,然而她也乐意提醒周围人这个事实,这使得周遭气氛顿时冷却了下来,

 

女人现在看着她们的眼神让Shaw不确定她是否真正读懂了这个女人。

 

她眨了眨眼睛,然后意识到Greg正在说话:“对-对不起,女士,求你不要向Mr.Morrise提起这件事。”

 

Shaw放开了手,然后和Alexis一同看着他慌张地朝门走去。此时正是下班时间,显然Alexis正准备离开公司,但她却放慢了步调,眼神热切地打量着Shaw。

 

“你叫Carillo,对么?”

 

Shaw扬眉点了点头,“是的,我是Danielle Carillo。”

 

“你想要追究性骚扰事件么?或者说你想等你的恐吓战术让他开窍?”

 

Shaw将裙子前部抚平,然后用力地抿了抿唇,“我觉得他已经领略到厉害了,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…我会给你递投诉信的。”

 

Alexis点了点头,脸上好奇的神情仍未褪去,“Carrillo,我会向Morris汇报情况,但我想我没必要提起你的名字。祝你有个愉快的夜晚。”

 

——

 

星期二晚上过后,性骚扰事件就平息了下来。Shaw喜欢安静。

 

Greg瞪过Shaw一两眼,但是只要Shaw一看向他,他立刻就会挪开目光。虽然最近办公室里有些许小声的议论,但是也没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

Shaw坐在她的小隔间里,正忙着打字,这时她的小隔板上响起了轻微的敲击声。

 

她抬起头来,惊讶自己竟然没注意到有人造访。

 

“Carrillo,明晚你有安排么?”Alexis靠在隔板上问道。

 

“没有。”Shaw平静地注视着Alexis,等着听她详细说明她为什么会这么问。

 

然而Alexis只是向她微笑,“太好了。别做安排。”

 

——

 

星期五的早上,Shaw到公司后发现了贴在桌子上的便签纸。纸上只记录着一个简单的地址。

 

她没多过问旁人便签纸是谁留下的,反正她也没去其它地方的打算,所以她索性把纸条塞进了她的手提包,Danielle的手提包。

 

然而工作了一整天,到一天快结束的时候,她终于抑制不住好奇心了。

 

她(今天)还没碰见Alexis,而她也没有别的打算。

 

所以大约是黄昏时分,回家换好衣服后,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似乎已经废弃了的仓库跟前。

 

她立刻意识到这可能是某种地下俱乐部,然后暗自咒骂起自己随意的打扮。没错,虽然这里看上去很简陋,不过城里的这个区域是没有监控摄像头的。对于想要保持低调和远离Samaritan监视的她来说是个完美的来处。

 

除非Alexis是Decima的特工,并且计划在她跨过门槛那刻就伏击她。

 

Shaw眨了眨眼,在听见人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眯起了眼睛。她急忙闪进了身旁的一条小巷,看见三个女人走过去敲仓库的门。

 

一个高大健壮的女人轻轻地打开了门,与三人交流了几句就放她们进去了。

 

Shaw的好奇心又开始作祟了,她缓缓地呼气,踌躇了几分钟后拿定了主意。

 

她快敲上门的时候,同个女人打开了门,盯着她问道:“口令?”

 

“呃…”

 

女人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然而她的注意力从Shaw身上转移到了她身后的某人。

 

“啊…Carrillo,我还以为你不会来。”

 

“你认识她?”高个女人边问边抬手叉腰。

 

Alexis明确地回答道:“是的,我邀请了她。”

 

另个女人翻了个白眼,恼火地向Shaw伸出了空闲的那只手示意,“好吧,你进来吧。”

 

Shaw对她的行为不置一词,而是跟在Alexis后面,往屋内走去。

 

稍微高大些的女人(Alexis)回头笑着对Shaw说:“不用在意…她只是因为自己错过了赛事而恼火。”

 

Shaw未发一言,只是在下楼梯时放慢了步调。一种汗臭与烟混合的味道让她不禁皱起了鼻子。

 

所幸眼前的景象比闻起来要愉快得多。

 

Shaw才下了一半楼梯,就已经可以看见在开阔的楼层里正举行着的一场粗暴的拳击格斗赛。

 

格斗者们身后拥挤的人群使得辨别变得困难,不过似乎有两个以上的赛场。

 

“太好了…”Alexis一下到最后一级楼梯就转过身面对着Shaw说,“我没看错你。”

 

“这些是什么?”

 

Alexis笑意更甚了,“度过了一整天拘谨的上班生活,我们似乎都很需要发泄一下。”

 

Shaw正准备表示同意就被高声的欢呼声打断了,“快,来,我们就要错过所有的比赛了。”

 

Alexis带领她穿过人群,绕开了第一块场地,也是这时候战况最激烈的一场赛事。

 

赛场上的其中一个女人很纤瘦,而她现在占据了有利位置,Shaw可以看到她们还会揪扯对方的头发。

 

“她们是业余选手,只有几个周的比赛经验。”Alexis这么评价道,听上去同样不为眼前的情景所动,“裁判就要站在远处的台子上宣布优胜者了。”

 

更多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从最远的赛场上传来,而她们没过多久就寻到了原因。

 

这个赛场上的格斗者的动作更灵敏,出拳也更重些。选手中较高的那个,将长发扎在脑后的女人正背对着她们站立。

 

她的肌肉不如她的对手发达,不过很明显,以她绊倒对手的招式看去,她应该就是那种精瘦型的选手。

 

Shaw观看着这场格斗,高个女人运用佯攻重击了对方的头后,击败了她的对手,这使得Shaw对她印象深刻。

 

小个子女人像块石头一样落地了,她的头在垫子上反弹了一下,然后就躺着不动了。环绕着场地的人群中爆发了尖叫声。接着两个女人走上了台。一个人负责检查倒下的选手,另一个人前去把胜者的右手举了起来。

 

辨认出女人是谁后,Shaw瞪大了眼睛,“那是谁?”

 

“Claire Keaton…虽然她打第一场比赛时,在最后一刻倒下了,但她最近赢了不少比赛。”①

 

Shaw边注视着台上的棕发女人,边离开了舞台旁,然后朝屋子尽头的门走去。

 

“怎么?Carillo,你让我给你介绍她是想当她的粉丝么?”Alexis咧嘴笑着问道。

 

“是啊,当然。”Shaw说,她的胃里翻涌着奇怪又飘然的感觉,她对这个问题感到恼火极了。

 

去更衣室的路不远,而在跟着Alexis去那个闷热房间的路上,Shaw试图把自己的期待值降到最低。这间屋子原本就是这个用途,允许仓库的工作人员在下班前清洗自己。

 

Alexis边向棕发女人走去边说:“嘿Claire,打得不错…”她的嗓音比以往更低而沉闷。Root已经脱掉了她的紧身背心,正在擦拭身体。

 

Shaw在门口徘徊,密切地关注着两人。

 

“谢谢夸奖,不得不说她的体格很强壮。”

 

Shaw咽了咽喉咙,对于女人熟悉的嗓音对她产生的影响感到些许的震惊。仿佛能感受到Shaw正注视着她,Root看了Shaw一眼。

 

Root尽力地保持着不动声色的状态,然而Shaw确信她能看到女人隐藏在面具下的浅笑。

 

“Alexis,你太没礼貌了,竟然不给我介绍介绍你的朋友。”Root边说边把用来擦汗的毛巾放到了一旁。

 

Shaw走近了几步,加入了她们的谈话。

 

“Claire,这是Danielle Carillo, Dani…她叫Claire。”Alexis这么介绍道。

 

Shaw听到Alexis给Claire取的昵称后皱了皱眉,但她还是沉默着握住了Root伸过来的手。Root的指关节都被包裹着,而她的皮肤仍然有些湿冷。

 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尽管这样的措辞很尴尬,但无论如何,Shaw还是说了。

 

Shaw注视着Root,完全无视了Alexis看着她俩的眼神。Alexis说:“我要去看其它的比赛了…祝你们玩得开心。”

 

Root收回了向Shaw伸过去的手,转身倒腾她的包包,直到门被带上才再次开口说话,

“Shaw,我就知道你很快就会到这里来。”

 

Shaw朝门点了点头,“你认识她?”

 

Root微微耸了耸肩,“我们是在我来这儿的第一周相识的,她在我赢下了第一场比赛之后帮助了我。称赞我在格斗技术上的进步。”

 

Shaw看着Root,想起了刚才那场格斗赛中Root灵敏的动作,发觉自己很难想象Root打第一场比赛时的情景。

 

Root白皙的肌肤上有几处淤青,不过多数疤痕的面积都比较小,有部分伤势已经快痊愈了。今晚的新伤依然狰狞红肿,最严重的伤是她胸前那一大块。

 

Shaw想也没想就伸出手,指尖抚上了Root的身侧。

 

高些的女人因触碰而跳开,她眯起了眼睛。

 

Shaw自嘲地笑了,好不容易给了她讽刺自己的机会,而另个女人甚至都没有试图逗乐的意思。


Shaw又走近了几步,问道:“所以你现在知道怎么搏斗了吗,嗯哼?”


Root转了转眼睛,从包里抽出了一件干净的衬衫,“那当然了。”

 

“秀给我看看。”

 

高些的女人转过身来,对Shaw的这个要求感到吃惊。

 

只有主厅的三个格斗场上铺有软垫子,更衣室的地面又凉又硬,水泥地上布满了裂痕。

 

“还是别了…不过你可以请我喝酒。”Root说完可爱地笑了笑。

 

Shaw摇头,“放马过来,让我瞧瞧。”她边重复话语边轻拍了下Root的手臂。

 

没得到回应,Shaw又拍了一次,这次出手重些。

 

Root瞪着Shaw,扬手轻拍了下对方的肩膀。

 

大约几秒后,Shaw把高个儿女人钳制在了更衣柜前,她用身体抵住了Root的身体,嘴角扬起了得意的弧度。

 

震惊的表情在黑客面庞上一闪而过,她随即又恢复了镇定自若的神情。然而,Shaw看得到Root风平浪静的表面下的暗涌波澜。

 

两人不依不饶地盯着对方,此时周遭唯一的声响就只有浴室里某支花洒的滴水声。

 

Shaw的视线仍与Root的紧锁在一起,而她其余的感官已经濒临过载。②

 

Root身上的香水和独有的汗味儿充斥着Shaw的鼻腔,让她感到头晕目眩。纵使Root已经尽力擦拭过,但她的肌肤上仍沾有一层泛光的薄汗。

 

Shaw展开手掌,在她倾身靠近Root的时候,用手撑住了冰凉的金属更衣柜。

 

Root舔了舔下唇,她靠近Shaw,目光流转于Shaw的眼睛和唇。

 

Shaw想说她思念过眼前的女人。想念她的声音,她的眼睛和她笑起来的模样…但她从来都不善言表。所以与其说,不如做。

 

Root合上双眼,轻声的呻吟从她嘴边溢出。她摸索到身前人的后腰,把Shaw抱得更紧。不管此时发生的是怎么一回事,她生怕自己会懊悔这随时可能结束的吻。

 

几分钟后,Shaw慢慢地撤回了身子,Root的眼睛扑扇着睁开来,对上了Shaw的视线。

 

Root慵懒地笑着,咕哝道:“我把你制服得够久了。”

 

Shaw翻了翻眼睛,准备往后退,“噢,闭嘴。”

 

Root又把Shaw搂了几秒才放她走,注视着她朝门走去,“你不会彻底离开,对么?”

 

她努力地隐藏着声音中的痛苦和担忧,而从Shaw回头看向她的眼神里可见,她做得不够好。

 

“Claire,我还欠你啤酒……对吗?”


——

注释:

①"Claire Keaton… She's been winning a lot lately. Got her ass handed to her until the last second of her first fight though." 我实在无法确定这句是否翻译成了完全相反的意思……要是错了,欢迎指正。

②Shaw's eyes stayed locked with Root's but her other senses were in overdrive.

③So instead she showed her, made her feel it.改了很多次还是选了个最简单的表达……欢迎提建议……

——

更衣柜咚XD。

下一章:Chapter 20

 
   
评论(10)
热度(67)
  1. No.20160418LongDu-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Shoot Archive
  2. RiLongDu-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羽咲绫乃LongDu-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JFMLongDu- 转载了此文字
SHOOT me down, please.
存在即合理。